400-060-2816
曝上海已下发P2P平台验收指引 备案不设指标
发布时间:2018-01-05 13:43:39

网贷行业迎来2018“备案年”,全国各金融办都在推进备案工作,部分地区已下发备案暂行办法,而首家通过备案的网贷平台或已在厦门落地。

中新经纬客户端从上海金融办相关人士处独家获悉,2018年1月3日上海金融办已召集各区金融办开会,下发了网贷平台验收指引。上海网贷备案的原则是“从严把控、不设指标、合规一家、确定备案一家”。

北京市金融局也向各平台通知了备案工作进展,一位接近北京金融办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透露,北京市验收工作尚未启动,金融办正在按照国家有关部门规定进行准备;验收标准没有所谓的细则,均根据国家1+3的规定、57号文及148项规则;验收备案只求质量,不求数量,通过一家备案一家,没有数量额度等限制。

备案不设数额限制 验收标准高

合规备案成为网贷行业2018年关键词。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2017年12月8日向各地P2P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的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。

截至目前,厦门、广东(深圳市除外)、上海、深圳、北京、福建、浙江和江苏都相继出台了网贷备案的征求意见稿。虽然上海和北京都明确表态不会对网贷备案设置数量限制,而平台必须通过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验收才能有备案资格,通过验收也并非易事。

“虽然没有设置数量限制,但是验收标准已经将不少平台拒之门外。”上述接近北京监管人士表示。例如,上述北京148项规则是指去年3月份下发的8项148条内容,几乎涵盖了网贷平台的所有细节,包括对接银行存管、取消风险备付金、对接金交所被封杀,被称为“史上最严网贷整改要求”。

在对接银行存管方面,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统计,截至2017年12月4日,共有879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(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的平台),约占同期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总数量的44.98%。这意味着有半数平台尚未符合验收标准。

厦门一平台或抢先备案

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始终走在前列的厦门或诞生第一家备案平台。

厦门网贷平台农金宝互金近日在官网披露,称已经按照银监会等部委政策规定,及地方金融办指导已完成对平台的整改,已达到地方金融办要求的合规标准,在地方金融办已提交备案登记信息,经公示,已经获取正式备案文件。

农金宝互金官网截图

中新经纬客户端致电农金宝互金平台,其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对备案信息真实性做出回应,称备案情况是由平台高管掌握的,客服人员不了解情况。

“这个(备案文件)要问企业,我们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来推进备案工作,不对个别企业做出回应。”厦门市金融办工作人员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早在2017年11月16日,厦门金融办就在官网公示了包括农金宝互金在内的5家拟备案企业,公示时间截止11月25日。厦门金融办工作人员此前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称,公示期间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,如果有异议可以把信息通过电话或邮件传递,公示无异议后会有下一步的动作。

而实际上,除了农金宝互金,其余4家公示企业均未公示完成备案登记。易利贷官网显示,正在积极和相关部门申请备案;乾方位官网称,已向厦门市金融办提交了备案登记的申请,现处于审核中;日日进官网显示,已在厦门金融办进行了备案公示,但未显示备案登记办理情况。

此外,京东旭航是京东金融的全资子公司,成立于2017年9月,而根据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,在2016年8月24日后新设立的网贷机构或新从事网络借贷业务的网贷机构,在本次网贷风险专项整治期间,原则上不予备案登记。

另据国际金融报消息,浙江已有两家网贷平台完成了机构备案登记信息确认,等待公示。其中,一家有大型互联网公司背景,另一家有国资背景。

备案无望 行业将再现退出潮

能成功获取备案的平台只是行业一部分,大部分无法拿到备案的平台需另谋出路。网贷之家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12月底,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达到了1931家,全年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一直单边下行。预计2018年网贷行业运营平台数仍将进一步下降,具体下降速度取决于备案及合规情况,从目前信息估测,2018年底或将跌至800家左右

此外,2016年8月24日-2017年10月底,全国新成立162家P2P网贷平台。截至11月底,上述162家平台中正常运营102家,停业问题平台60家。根据备案文件,这102家平台因在P2P网贷整治期间设立将无法备案。

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“按监管方的要求,上半年会完成备案工作,可能部分还会有延迟。对无法按时通过备案的平台,监管和市场的力量都会推动这些平台退出,退出方式以停业和并购等方式为主。

“在去刚兑的大背景下,P2P平台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加,反过来会强化备案登记审核,通过备案的平台数量可能有限。”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,通过备案的平台拿到船票,未来发展可期;多次努力备案无果的平台将不得不退出。结合目前的平台数量来看,2018年会出现一波退出潮,在整体严监管背景下,应该以良性有序退出为主